365体育彩票现在用哪个网址
365体育彩票现在用哪个网址  > 康复教育 > 个案分析 > 正文

贺老师,你只要钱不要我们这些孩子了!

2017-05-17 17:48 作者:管理员 来源:康复托养中心 浏览: [字号 ]

2005年7月底,当我第二次做完夏令营回来,学校里面的孩子,剩下的,已经不到一半了!孩子都到哪里去了?他们回家了!因为,他们的家长都说:“贺老师只要钱了,不要我们这些孩子了!”

2005年暑假,我带着正常孩子做了2期夏令营,一次一个星期,一共赚了2万多块钱。有了这2万多块钱,我终于为孩子们买了一部sony的数码摄像机和一部佳能的数码照相机,而且是市面上相对不错的机子!也是从那时开始,我们的孩子,才真正有了自己的照片和摄像!到今天,我都还存着这些照片。虽然之前也有相机,但那相机,是我男朋友的,他常常要带出去,学校,想给孩子们照片,总是没办法实现。想找人救济,不容易。因为,这件事,本身也是大家不支持我做的。

当时决定做夏令营,就是为了解决相机和摄像机的问题……

第一次夏令营是6月底,那一次回来,家长们反应还不大,他们以为,电视台报纸的大量报道之后,我不会再继续出去了。想不到,7月底,我又轰轰烈烈的做了一次!铺天盖地的报道,让家长们心凉了!一个个都带着孩子离开了,因为,这里,已经给不了他们安全感了。贺小燕,已经不再是原来的贺老师了!

每每我想放下学校里面的事情,去做点其他什么赚点钱的时候,这句话,就会浮现在耳边:“贺老师只要钱,不要我们这些孩子了!”

是的,学校真的很需要很需要钱!我必须想办法赚钱才可以的!要知道,我是可以赚到钱的,因为,我是做儿童青少年心理咨询的,因为,我曾经做过很多问题儿童,因为,我也做过相关的培训,还因为,我自己策划过夏令营,也因为,我在长期为重庆日报集团做儿童心理点评……

多少次春节之后,朋友们开始策划暑期夏令营的时候,就开始做我的工作,邀请我一起来做夏令营。一次又一次,他们为我做市场分析,做收入分析……我对钱没什么感觉,不然,我也不会傻傻的坚持做特殊教育。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因为发展的需要,迫于形势的压力,我们必须要有钱才可以的!搬家,我们必须要搬家!是被迫要搬家!没有钱,拿什么来搬家?

多少次,我朋友都劝我,学校交给老师们就行了,他们让我出去做点其他什么,“就你现在的情况,不论做什么,一年都能赚几十万,而且还轻轻松松的!赚到钱,你就可以改善你的员工的收入,也可以帮助那些你想帮助的孩子了。”多少次,我都动心了!是的,他们说的真的没有错,我真的已经可以完全放心把学校交给我的老师们了!因为,他们真的有这个能力了!

可是,我真的可以吗?

“贺老师只要钱,不要我们这些孩子了!” 每次我已经说服自己可以去做其他事情的时候,这句话,就会久久的萦绕在我的耳边…..

不是我不可以去做,而是我做不到去做!我舍不得我的孩子受委屈,我也舍不得对我完全信任的家长朋友受委屈。我知道,他们都希望我全身心的为孩子做事,因为,他们的希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

多少次,我都想改变一下自己,调整一下我们的教学模式。多少人,都说我傻,不客气的人,则骂我白痴!因为,很多事情,都是大家避之不及的,可是,我却大包大揽的接了过来。

放眼全国,有几家做自闭症和智障儿童康复教育的机构不是家长陪读的?又有几家这样的机构,是做全托的?而全托的特殊宝贝,人数在30-50人的,又有多少?如我们一样,差不多100人全托的机构,在国内,能力不怎么好的,生活不能自理的特殊宝贝,又有多少?

据不完全统计,好像没有?

快10年了,除了坐飞机,我从来没敢关过手机!不论是学习还是开会,不管是在中央还是地方,不论是白天还是晚上……我的手机,都是开着的!为什么?因为学校里面的宝贝,他们有太多的不可预见性!应急处理,这个是我必须要做的,虽然我的老师们已经很棒很棒了,但是,在紧急情况下,他们需要边处理边向我汇报,看看需不需要注意什么细节?

因为,我们的宝贝,他们不会表达或不能正确表达自己的想法和自己的感受,尤其是在遇到他们不曾遇到的困难和挫折的时候,他们只有一种表达方式:哭!

其实,我的老师已经都成长得很好了,而我,依然放不下。为什么?因为,我始终还是把自己当做家长了。作为孩子的家长,对于学校的宝贝,我始终有一千一万个不放心。所以,两个校区,每天都必须给我做工作汇报,包括每个孩子进步与问题所在……

半夜惊魂,这个是形容什么的?对于我来说,只要晚上睡觉之后打来的电话,就是半夜惊魂!最讨厌的,就是在我睡觉之后打电话给我!

我的睡眠质量很好,非常好,不论你在我睡觉之后做什么,吵得多响,说话多大声,即使是打炸雷,下瓢泼大雨,我也是一无所知的。可是,只要我的电话一响,我就会马上惊醒,伸手抓住电话!这是什么反应?可能已经不是条件反应了,而差不多变成原始反应了?

怎么说着说着就跑题了?

接着说钱的事情吧。为了赚钱,我真的很想很想去做点其他的什么事情,但是,已经8年了,从2005年之后,到今天,我依然没敢再去尝试!

“现在,我什么都不担心了,”婷婷妈妈对我说,“反正你比我小,到时我死了,你还在,女儿跟着你,我放心!”就在前几天,婷婷妈妈来医院看我弟弟。最近我们在收集家长和孩子们的故事,她的“作业”没有交,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对她说:“如果你们自己都不帮助自己的孩子,到时,我做不了工作,我们的宝贝没法感动大家,那么,我将放弃对大龄宝贝的规划,把学校转给其他人,到时,人家还要不要继续做成人特殊人士的规划,我就不知道了哈!”“作文我会写的。”她说,“但不管你到哪里,我家女儿都是跟着你的,我也不管其他人要不要她,她肯定得跟着你走!”这是耍无赖呢!

这些,是家长对我的信任,同时,也是给我施加的压力……我有得选择吗?我可以真的放下吗?太难太难了!

(说明:如果我们这些做家长的,都不愿意为自己的孩子出力,我这个做老师,再努力,又有什么用呢?使不上力,我说孩子们可怜,我说家长们需要帮助,可是,家长们都不吱声,也不说话,那么,我岂不是在……?如果家长真的不愿意带着孩子走出来,对我来说,我再想帮助孩子,那也是有心无力的。因为,我一个人唱着喊着,却没有主角出场,我岂不是一个小丑而已?我将拿什么来说服大众来帮助我们的这些可怜又可爱的患自闭症和智障的宝贝?)

 

这些是残疾孩子吗?——特殊儿童也可以独立上舞台

2006年全国助残日?受一个机构的邀请,我们的孩子参加了一个有市残联领导参加的表演。那是第一次,我带着我们的宝贝外出演出。

“等等,那个…...”有人拦住了我,“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的?以前怎么没见过你?”“我呀?石桥铺的,在南方香榭里小区的。怎么啦?”我很好奇的看着她,“请问你有事吗?”“你这些孩子,是残疾孩子?都是智障和自闭症娃娃?”“不全是,”我指着我的两个干女儿说,“他们俩是正常孩子,其他6个,都是特殊儿童。”“你们可以把特殊儿童教到这么能干,太厉害了!”后来我知道,她是市残联组联部的郑启淑主任,“我们从来没见过特殊儿童自己表演跳舞,而且还表演得这么如的!”

因为这一次表演,我们就和市残联还有区残联联系上了。从那以后,市区残联就开始关注和关心我们了。我们的学校,总算是找到了娘家了!有人关心有人指导和有人帮助了!

之后的几年,郑主任及其他市区残联的领导对我和孩子们的支持和帮助,是非常大的。也可以说,没有他们的大力支持和帮助,就没有我们“乐一”的今天,更不会有孩子们如此大的进步和如此好的发展。因为,0-6岁贫困残疾儿童抢救性康复项目,帮助了很多家庭贫困的特殊宝贝!

自闭症和智障儿童独立上舞台,这个,是我们学校一直以来对老师的要求。每一次活动,我们都以每个孩子都参加为训练前提,而我们的舞蹈,还有其他表演,也都是以让孩子们独立上舞台为目标的。

多少年了?从2006年六一儿童节开始,我们每年都为孩子们举办几次大型的活动,每年,我们都给孩子准备正规的舞台……

还记得我们的活动吗?您参加过我们的活动吗?您观看过我们这些宝贝的精彩表演吗?

2007年国际残疾人日,当俊儒拿着话筒在台上独唱的英姿,当他看到他妈妈,忽然说了一句:“妈妈,我爱你!”您还记得吗?

2008年,全国助残日,全国特奥日,国际残疾人日…..您还记得吗?您曾经参加过吗?市残联在我们小区做的全市的特奥日活动,孩子们那潇洒的射门动作,酷酷的投篮动作……您还有印象吗?

2009年,在东方宾馆,孩子们手拉手的在一起唱着,跳着……简直就是一群可爱的精灵!

2010年,在典雅戴斯酒店,《Nobody》,您还记得吗,嗨翻全场的那支劲爆的爵士舞?我们的思维帅哥在舞台上面酷酷的造型?

2011年全国助残日,您还记得,我们相约洋人街水上舞台吗?您还记得我们的模特秀吗?您还记得诚诚的电子琴表演吗?

2012年,在南坪万达艾美酒店,轩轩和磊磊做主持人,惹得台下掌声雷动,您,还有记忆吗?当时腾宵是带伤表演,那舞姿之美,迷倒了一大片观众哦!表演结束,她妈妈站了起来,她扑在妈妈的怀里,开心的哭了,您,想起来了吗?还记得我们的那个《Hello,爵士》吗?一个个带着帽子,在椅子之间穿梭的椅子舞?您还记得,在我们开园典礼上,那群拿着拐杖的潇洒爵士吗?您想起那翩翩起舞的跳《荷塘月色》的乐一师生了吗?站在重庆大剧院的舞台上表演,台下的观众欢呼雀跃,掌声如雷……

2013年,我们又做了什么活动?我们小班表演的《我最棒》,他们的笑容,是不是很迷人?要知道,他们真的很棒的,因为,这些表演的小家伙,基本上都是不会说话或说话不怎么好的宝贝哦!看到那个扇子舞的照片了吗?从节目视频和照片上,从现场的观看来说,您能找出,那里面,谁才是我们的学生吗?他们和千秋小学的小学生在一起跳舞,已经不分彼此了!多好!全国特奥日那天,轩轩的主持怎么样?有主持人的那种风度吧?

这些,都是我记忆里的精彩。如果您想详细观看我们这些宝贝的风采,欢迎去踩我的空间,去那里欣赏他们。

说起孩子,我总是滔滔不绝。每一次出去学习,我总是忍不住会把我们学校的活动照片,哈哈,就是孩子们的飒爽风姿展示给大家看,找任何机会!这些宝贝,就是我最大的成就!

多少机构的负责人和老师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在他们那里,这些孩子,连站队都是问题,怎么还可能排练出精彩的节目?而且,还是孩子们独立表演,没有任何人辅助?于是,私下里找我取经的人,也是大有人在。

这些,就是我的骄傲和自豪,嘿嘿……

可是,每年全市的大型活动,舞台上,总是缺少我们这些宝贝。聋哑、盲及肢体残疾人士,都在舞台上尽情的表演着,大家总能感受到浓浓的爱,台下的观众,总是含着泪在欣赏着他们的节目,大家都被他们的不屈不饶感动着……

一次又一次的展示在大众面前,所有人都知道,这些是残疾人,他们需要帮助。可是,我们的宝贝呢?他们不是不能独立上舞台,他们不是不会唱歌,也不是不会跳舞,更不是不会使用乐器,而是他们在这些方面,都不是那么擅长。

是的,我们这些宝贝的节目,要完全和正常人相比,真的是有差距的,要拿来以相同的标准来评判,我们的绝大多数节目,都将被PK下去,无法和聋哑、盲及肢体残疾的人媲美。

可是,我们的宝贝,是大脑的问题,这个问题,却是主宰节目好坏的关键所在。不是我们的宝贝不想做得更好,而是他们没法做得更好。

对自闭症和智障人士来说,完美,始终是一个传说……

所以,我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为我们的宝贝们举办一次属于他们自己的演唱会,有属于他们的舞台,有属于他们的观众,最最重要的,是有很多很多的领导和爱心人士在下面观看他们的节目,我要让大家知道,我们这些特殊的宝贝,也需要被关注,我们也是残疾人!我们也需要帮助!同时,我们,并没有放弃我们自己!

我能行,虽然我做得不够完美!请给我成长和锻炼的机会!——这是自闭症和智障人士和他们的老师、家长共同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