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体育彩票现在用哪个网址
365体育彩票现在用哪个网址  > 康复教育 > 个案分析 > 正文

那一刻,我彻底崩溃了!我以为我可以坚持的,我以为我可以的!

2017-05-17 17:48 作者:管理员 来源:康复托养中心 浏览: [字号 ]

那一天,是全国助残日,接到这个妈妈的电话,我很吃惊,因为,一直很坚强的她,是哭着打电话给我的!那一天,我很忙很忙,因为学校在搞大型活动。“贺老师,我真的要崩溃了!为什么?为什么老天涯这样对我和我的儿子?”她已经泣不成声了,“17年,17年了!我以为我可以坚持,我以为我可以坚持的!可是,那一刻,我彻底的崩溃了!我没法再继续坚持了!”电话里面说不清楚,我知道,她此时需要倾诉,我让她坐车到我家,她离我挺远的,她过来,我们的活动,差不多也该搞完了。

她到我家,时间已经不早了。听着她的故事,我的心也在滴血……

在公交车上,儿子和妈妈一前一后上了车,然后是买票,车上人比较多,母子俩都是站着的……

“小偷!抓小偷呀!”忽然一声大喊,“抓小偷!”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那个女生,循声望去,一个很帅气的小伙子高高的举着一个漂亮的钱包。

听到这喊声,妈妈本能的挡在了儿子面前,伸手从儿子手里夺过钱包,递给了那个喊“抓小偷”的女生。“对不起!对不起!我儿子是自闭症……”“自闭症?自闭症就可以偷钱呀?”那女生非常生气,“小偷就是小偷,还是什么自闭症了!”“对不起,对不起!我儿子是残疾人,他只是喜欢你的钱包而已。真的不是小偷!”“开玩笑,长得人模狗样的,还是残疾人!”

“这母子俩是在合起来演戏,他们就是一对母子骗子!”不知道是谁这样喊起来了,大家都纷纷表示同意,“就是就是,肯定是骗子,在演戏!”“他真的是残疾人,是自闭症呀!”妈妈开始着急了,可是,即使她有十张嘴巴,也不可能说清楚儿子的问题呀。旁若无人的儿子,完全感觉不到妈妈的痛苦和无助,就如在旁边看热闹一般,这件事,似乎和他完全没有关系。

“你家儿子是自闭症,喜欢钱包?骗鬼去吧!”那个女生愤愤的说,“之前,我的钱包里从来都只有两三百块,那时你家儿子怎么不是自闭症?那时他怎么不喜欢钱包?偏偏,今天我包里有四五千块了,就遇到你家儿子喜欢钱包了!哼——大家说,他们是不是骗子?”所有的乘客都气愤之极!明明犯了错,居然还在狡辩!这也太可恶了!

是的,如果我们都不了解自闭症,如果我们之前都没有听说过自闭症,此刻,我们一定会和他们一起愤怒!

这对母子真的很不幸运,因为,车上几十个人里面,没有一个知道自闭症的人!于是,各种谴责化成了愤怒,某个人忽然说:“走,我们陪你一起去派出所,为你作证!”此刻,那个被“偷”的女生,是弱者,大家都要为她说句公道话。

可怜这个妈妈,除了哭,已经没有第二种选择了。一车人到了派出所,大家七嘴八舌的说开了……

很不幸的是,警察叔叔里面,依然没有一个知道什么是自闭症的人。听完大家的陈述,警察叔叔也很气愤!

“这对母子演戏也够到家的了!”我想,当时他一定是这样想的,“对于坏人,我们一定要严惩!”

“你说你家儿子是自闭症,是残疾人,”警察叔叔征得大家的同意后决定,“那么,送他去做司法鉴定吧!”

妈妈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带着儿子回到家的?崩溃了,那一刻,听到警察说,要带儿子去做司法鉴定的那一刻,她彻底崩溃了!

之后发生的事情,我不说,大家应该已经知道结局了。一个本身是残疾人的残疾人,被带着去做司法鉴定……这,本身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可是,对他的妈妈来说,这就是一种绝望!

我们的孩子必须要走出去!我们必须让大家认识和了解什么是自闭症,只有这样,孩子们才会有属于他们的空间,才可能有尊严的活着!他们需要的,更多的是了解,是被大家所理解,他们需要的,是一个包容、理解和尊重的社会环境!

我一直都在做这件事:“卖孩子——患自闭症和智障的看似正常实际却残疾的残疾人”。可是,听完这个让人悲愤的故事,我下定决心,千万不能让我的宝贝也承受这样的痛苦,不对,是不让他们的父母及家人不再承受这样的痛苦!

所以,我们学校的志愿者队伍越来越大,重庆的高校,由原来的2所在我们学校做志愿者,到后来的5所,6所到现在的10多所,只有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和了解他们,孩子们才会有属于他们的春天!

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去大学里面做讲座,讲座内容很简单,一是认识和了解我们这些特殊的宝贝;二是结合大学生的需要,给他们讲人生、将规划,说爱情和工作……

虽然我的嗓子真的不行了,虽然我知道自己真的不可以再长时间做培训了,可是,我依然在坚持……

在任何一个地方,包括演唱会现场、包括企业家培训现场、包括我的研究生同学、博士班的同学,包括各种会议,包括来幼儿园做活动的爱心人士和爱心企业……我都在做一件事,让更多的人认识和了解我们这些宝贝。每一次演讲结束,我都会拜托大家一件事:“请您做孩子们的宣传者吧,让您身边更多的人来认识和了解自闭症,让大家都知道我们身边还有这样一个群体,一个看似正常实际却残疾的特殊宝贝!孩子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微笑,只是大家的理解和包容!谢谢,谢谢大家!”

最后那深深的一恭,是我带着孩子和家长的请求鞠的……

“小燕,现在你需要什么帮助?我们能为孩子们做点什么?”每当朋友们问到我这个问题,我的回答都一样:“做他们的宣传者,帮我把他们卖出去就好!”

不是不理解,而是不了解;不是不人道,而是不知道。我坚信,这句话是真理。

看看我们身边这些志愿者,每年的全国助残日,国际残疾人日,他们都的身影都流动在自己的校园里面,带着孩子们的图片,带着孩子们的故事,拿着话筒,发着各种宣传资料……大家都在为孩子们奔走相告:我们有这样一个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他们是一群天使……

我们在巴南区的时候,每天,都会有志愿者哥哥姐姐来我们学校帮忙。“哥哥、姐姐,哥哥姐姐来了!”孩子们热情的招呼着这些哥哥姐姐,“哥哥!姐姐!”听着孩子们的亲切的叫着自己,这些志愿者也甜滋滋的。是的,他们已经和这些弟弟妹妹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有的志愿者,大学毕业了,也时刻关注着我们的动向,看到某个小朋友进步了,他们也会非常的开心和幸福!

去年,我们小龄的宝贝搬到了歌乐山校区,学校离各个大学都远了很多。志愿者们没办法每天来学校和孩子们在一起了,只能改成每周过来帮忙。早上6点多起床就往学校赶,那是一种什么精神在支撑着这些志愿者们?那是他们对我们这些宝贝的爱。在他们心里,这些孩子就是天使,是那么的天真无邪,是那么的可爱!

今年,巴南区的大龄宝贝,都搬去了荣昌县峰高镇新华,孩子们到了那里,志愿者也跟到了那里。爱心在传递,志愿者的接力,在继续往下传…..西南大学荣昌校区的志愿者来了,荣昌县那边的民间志愿者来了……

绝大部分的志愿者对我们的孩子,就如对待自己的小弟弟小妹妹一样,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他们总是很小心的陪着他们,很用心的和他们交流着,游戏着……听到孩子们爽朗的笑声,看到孩子们脸上的笑容,这些哥哥姐姐的脸上,也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说起志愿者,除了这些大学生朋友外,还有很多爱心人士……爱的接力棒,在一直往下传……

多少年了?我的朋友们都在默默是支持着我,没有他们的理解和支持,是不会有我的今天,我早就已经放弃了……

看看我的那些相册,我们就会知道,一直以来,有多少人曾经帮助过我和我的孩子们。

要感谢的人很多很多,还是专门找一个专题,来一一说说大家的好吧。

爱心在传递,我们的故事在传播,孩子们的明天,会因为我们大家的努力而越来越好的!

因为,不是不理解,而是不了解‘;不是不人道,而是不知道。

上次西南大学特教学院的人来采访我,据说是受国家教育局的委托来的,“只希望,教委能把自闭症和智障作为普及知识来传播,把与自闭症、智障相关的知识纳入大、中、小学常识,一个学期有那么1--2小时的课程就好。”如果从娃娃抓起,大家从小就知道有这样一个弱势群体:他们漂亮、帅气却好动、行为古怪,可能学习困难等,他们知道,这些人,可能是自闭症或智障,需要帮助……

多少年后,我们这些宝贝需要的包容、理解、尊重的社会环境,不就出来了么?